首页 > 观察

观察

高管涉腐丑闻持续发酵日本关西电力公司多人受贿成焦点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19-10-28 07:25:15

  日本公共电力运营商关西电力公司自9月起曝光高级管理人员受贿丑闻,大约20名高管从一名前任副市长处收受总计3.2亿日元(约合2135万元人民币)的好处,包括现金、购物券、礼品等。

  丑闻曝光之初,关电辩解这名行贿的前副市长“权力大”、拒绝收他送的礼会招致麻烦,董事长八木诚、社长岩根茂树一度拒绝辞职。随着丑闻发酵,八木近日决定辞职,岩根承诺完成善后工作后去职。

  多人涉案 持续数载

  日本一家税务机关的调查显示,自2006年开始,关电20名高管持续接受福井县高滨町前任副市长森山荣治的好处,总价值3.2亿日元。

  高滨町是关电一座核电站所在地。高滨核电站1974年开始运营,发电量占关电总发电量的五分之一。

  森山今年3月去世,终年90岁。他1977年至1987年出任高滨町副市长,退休后因人脉广泛、和不少国会议员相识而继续发挥影响力,出任关电一家大阪下属公司的顾问。

  森山去世前接受税务机关调查,供认曾向关电高管提供好处,坚称那仅代表他本人的谢意,因为高滨町经济发展高度依赖于核电站。

  关电社长岩根9月27日在记者会上证实,他本人和其他高管接受了来自森山的好处。“我为给公众和股东带去巨大困扰而道歉。”

  他当时拒绝透露其他受贿人的身份、所受金额和礼品为何物。

  熟悉税务调查进展的消息人士说,礼品通常包括海外旅行得来的金币和外币以及购物券,其中一些购物券已经被使用。

  迫于舆论压力,关电10月2日证实,在收受好处的20名高管中,情节最严重的两人来自核能部门,包括原子能业务总部常务执行董事铃木聪收受1.24亿日元(810.7万元人民币)。

  此外,岩根收受价值150万日元(9.8万元人民币)的礼品,八木收受价值859万日元(56.2万元人民币)的礼品。

  建筑企业 幕后操纵

  日本媒体报道,森山与高滨町建筑企业“吉田开发”关系匪浅。这家建筑企业得到关电不少订单,而森山充当中间人。

  调查人员发现,森山从吉田开发处得到3亿日元(1961.3万元人民币)好处费。

  关电说,涉事企业从2013年起的6年间得到113份关电订单,总价值64.7亿日元(4.22亿元人民币)。森山曾经向关电高管打听其中83份订单的信息,包括工程规模和造价。

  关电坚称,企业不清楚森山提供的好处是为了换取商业情报。社长岩根说,他们不清楚这笔钱被当做“回扣”。

  检察机关现阶段暂时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诉讼。但法律专家说,一旦发现关电涉事高管有预谋地接受森山的好处,他们将面临刑事指控。

  前任检察官高井康之告诉共同社记者,如果关电管理层知道这笔钱从何而来,将受到背信罪名指控,“但作为公共电力运营商的高管,他们本不应该做这样的事情,无论做法是否违法”。

  归还礼物 为时已晚

  关电领导层强调,他们有退还礼物的想法并且已经退还一批。

  岩根9月底在记者会上说:“我们(一开始)担心,一旦退还钱和礼品,企业和地方政府的关系就会受损。我们一直想在合适时机退还那些东西,深知它们价值不菲,有朝一日必须归还。”

  岩根回忆,他2016年就任社长后不久便收到来自森山的“贺礼”,一开始拒收,但最终还是收下,因为怕“驳对方面子”。日本2011年遭遇“3·11”强震和海啸以后,福岛第一核电站放射性物质泄漏事件令公众对核电站的安全信任大幅下降,在这种社会背景下,“我担心退还礼物会令企业和政府的关系紧张”。

  税务机关去年1月启动调查以后,20名受贿者中的6人次月退还总计1.59亿日元(1039.5万元人民币)的礼品,归还者中包括八木和时任副社长丰松秀树。

  税务机关调查人员多次搜查森山住宅,发现大笔现金和6名高管退还礼品的字据。但调查人员说,这6人共收取1.8亿日元(1176.8万元人民币)好处,意味着还有一部分礼品没有退还。

  惩戒措施 太过随意

  10月初,关电给部分受贿高管开罚单,包括八木两个月减薪20%,岩根一个月减薪20%,但包括原子能业务总部常务执行董事铃木聪在内的3名高管仅受严厉警告。

  八木现年69岁,曾任原子能事业总部长等职,2010年就任社长,2016年起担任董事长。岩根现年66岁,曾任企划室长等职,2016年接替八木出任社长。

  日本舆论界随即批评惩罚措施太过随意。消息人士说,岩根在作出惩罚决定前没有与企业内部监察委员会和董事会讨论。岩根随后道歉,强调应该以更为透明的方式讨论惩罚措施。

  关电10月9日召开临时董事会,八木宣布辞去董事长职务。在大阪市举行的记者会上,八木道歉:“给各位造成很大困扰,再次深表歉意。”

  八木同时辞去关西经济联合会副会长职务,这是日本西部地区的一个商业资讯机构。

  除八木,辞职的还有曾在原子能业务总部任职的副社长森中郁雄、常务执行董事右城望、常务执行董事大冢茂树以及铃木聪。

  岩根留任善后,等到计划年内汇总的第三方委员会调查结果出台后卸任。但他辞去日本电气事业联合会会长职务,这是一个产业联合会。

  岩根说:“关电及核电业务的信誉丧失,深感责任重大……客户和社会给予我们严厉批评。”对于国会要求他作为知情人出席一事,他表示“如有需要,将真诚应对”。

  他说,已经任命一个前任检察官领导第三方调查机构,该委员会10月9日召开第一次会议。

  其他部门 卷入案件

  媒体持续对关电高管收受礼品丑闻作跟踪报道。

  10月4日一篇报道说,福井县三名地方政府分管电力传输和分配的官员也曾收受森山总计250万日元(16.3万元人民币)的好处,向森山透露包括福井县太阳能发电、电力传输改造工程的预期造价、规模等信息。消息人士说,吉田开发随后取得一个太阳能发电项目的订单。

  5日一篇报道说,关电京都分支三名经理收受来自森山总计260万日元(17万元人民币)的礼品,允许吉田开发以未经竞标的形式取得那家分公司的订单。森山去世前长期居住在京都。

  关电证实,2014年9月至2017年12月,吉田开发获得关电京都分公司的8个“特别订单”。

  共同社记者11日采访关电获悉,岩根今年3月至6月三次收到举报信,指认关电董事收受财物。奇怪的是,关电管理层非但没有理会,还让3名涉嫌收受巨额财物的高管升职,再次凸显企业治理不严。

  这三名涉事高管分别是森中郁雄,收受财物价值4060万日元(265.4万元人民币),从常务执行董事升为副社长;铃木聪收受金额最高,1.24亿日元(810.7万元人民币),从执行董事升为常务执行董事;大冢茂树收受价值720万日元(47万元人民币)财物,从执行董事升为常务执行董事。

  丑闻发酵 辐射面大

  丑闻曝光之初,日本政府经济产业大臣菅原一秀在记者会上说,需要彻查,“如果新闻报道属实,那就是极端过分和严重的问题,将震撼核电站所在地民众对核电企业的信任。”

  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说,作为公共电力运营商,公众信任必不可少,“他们以这种阴暗的形式接受好处是严重问题”。

  首相安倍晋三在10月7日的国会众议院全体会议代表质询期间要求关电设置的第三方委员会彻查。安倍强调“包括经营问题在内,有必要通过采取措施防止再次发生,努力挽回用户信任”。

  菅原10月8日对关电调查进度表示不满,认定独立调查委员会今年底发布报告的速度“太慢”。他还要求另外12家电力运营商进行自查,其中9家已经报告没有发现类似情形。

  安倍15日在国会参议院预算委员会会议期间说:“人们生活离不开电力。从这个意义上说,电力企业无法成为纯粹的私营企业。为了不失去用户信任,时刻努力妥善经营理所当然。”

  参议员森裕子批评政府对待关电问题“好像事不关己”。菅原回应“这是极其严重的事件”。

  共同社报道,森山退休后与兵库县高砂市的维修企业“柳田产业”同样关系不一般。柳田产业向记者证实在森山卸任副市长后聘用了他,“请他做与(高滨核电站)当地协调的工作”。

  报道说,柳田产业从关电获得了核电站维护保养工程等订单。这家企业从关电及其子公司获得了高滨核电站、大饭核电站等的工程订单,包括本年度的5年间合计约149亿日元(9.7亿元人民币)。

  共同社发现,接受森山相关企业好处的不止核电产业高管。一些政府高官也接受来自与森山相关公司捐款。还有一些高官担任代表的资金管理团体被曝接受柳田产业社长总计600万日元(39.2万元人民币)捐款。

  而日本《政治资金规制法》规定,150万日元(9.8万元人民币)是社长每年个人捐款上限。

  事件曝光后,有高官称,“这是纯粹的来自个人支持者的捐款”,不考虑退款,而且否认与森山“见过面”。(特约记者 陆致远 || 责任编辑 赵国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