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察

观察

科研论文让子女挂名韩国曝光升学舞弊“新招数”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19-11-26 05:36:01

  韩国高考通常在每年11月中旬举行,例如今年高考在11月14日拉开帷幕,全国考生总人数逼近55万。韩国社会向来注重学历文凭,莘莘学子承受的高考压力很大,进入顶尖大学的门槛尤其高,只有在同数十万考生的激烈竞争中脱颖而出,才有机会进入名校。

  不难想象,韩国家长们普遍对这场决定子女未来的大考高度重视。每逢高考时节,甚至不乏家长彻夜秉烛祈祷,盼望子女能考取好学校。

  在这种社会背景下,高考升学舞弊案尤其牵动广大考生及家长的敏感神经,受到舆论的强烈关注。

  就在今年高考前,韩国教育部公布的一份调查报告证实:越来越多韩国大学教授和学者发表科研论文时,特意把自家还在念中学的孩子或政府高官的未成年子女列为“论文共同作者”,从而给孩子们的中学成绩单“贴金”,帮助他们以不正当方式击败同龄人,以被名牌大学录取。

  给履历贴金 中学生频繁挂名科研论文

  英国《自然》周刊11月中旬以韩国官方调查数据和多名知情人士为消息源报道,越来越多的韩国大学教授和科研人员在撰写学术论文时,把高中生,甚至初中生列为论文共同作者,但实际上许多孩子压根没有参与相关科研项目,纯属被挂名而已。

  《自然》作为综合性科学期刊,在国际学术界享有盛誉。这份权威学术刊物的最新爆料引发震惊,也令不少人大惑不解。

  一篇篇颇具含金量的学术论文,为何要特意把十几岁的中学生列为共同作者呢?韩国知情人士道出个中玄机:这主要是为了给中学生的学业成绩单和履历表“贴金”,无异于孩子们的升学敲门砖,以便让他们在高考中击败其他同龄人,顺利升入名牌大学。

  果然,多项调查显示,那些有幸被列为论文共同作者的中学生往往是政要名流子女或大学教授自家孩子,而这些中学生究竟在多大程度上为论文作出贡献,甚至是否在相关科研项目实习过,引发韩国公众的广泛质疑。

  据《韩国先驱报》报道,其中一名曝出丑闻的大学教授来自首尔大学,他有多达43篇学术论文把儿子列为共同作者。但不可思议的是,这名教授的儿子被曝连高中都没能毕业,不少人因而质疑:这样的中学生究竟如何写成43篇学术论文?

  韩国大学教授和学者弄虚作假,把中学生列为论文共同作者,这一乱象最早是在2017年下半年经媒体曝光而引发公众关注。韩国教育部门随后于2018年年初展开调查,发现这一违规做法至少可追溯至2007年。

  随着调查持续进行,韩国教育部不断披露出新的案情。

  韩国教育部今年5月发布报告,认定9名大学科研学者在撰写论文时给中学生虚假挂名。不过,其中一名学者后来提出申辩,得以洗清罪名。韩国教育部11月向《自然》期刊证实这一消息。

  韩国教育部近日又发布一份报告,确认11名大学科研学者在论文署名中给中学生徇私挂名。这11名学者中,2人为以往调查中确认过的案例,9人为新查证的案例。

  这意味着,截至今年11月中旬,韩国至少已查明17名大学教授及研究人员在论文署名中给自己孩子或者亲友子女徇私挂名,所牵涉到的论文数量达到24篇。

  冰山之一角 乱象猖獗激起公众愤怒

  上述报告所披露的数字,仅仅是韩国教育部已经查明属实的案例数字。据韩国媒体推测,许多大学教授利用这一手段帮自家孩子以及政要名流的子女报考大学,实际案例肯定远远多于目前已经查证的数字。

  韩国教育部报告说,在新查证的9名大学科研学者中,5人属于把自家儿女列为论文共同作者;1人把熟人的子女列为论文共同作者;其余3人乍一看与署名中学生“非亲非故”,令人不禁猜测是否牵涉更多地下交易。

  不过,这些案例的共同点是:被署名为论文作者的中学生们履历“大幅增添光彩”,报考名牌大学时更容易脱颖而出,最终被大学录取的几率明显提升。

  韩国高考竞争向来激烈,进入顶尖大学的门槛非常高,广大考生压力很大,用“万马千军过独木桥”来形容也毫不夸张,每年高考之际甚至有成百上千的家长手捧蜡烛,彻夜为孩子们祈祷。

  在这种社会背景下,以论文作假方式帮学生考大学的丑闻,越发激起公众的愤怒。

  早在2018年1月调查启动之初,韩国教育部初步统计发现有82篇大学论文把中学生列为共同作者,其中半数属于中学生以实习生身份参加过相关科研项目,但尚不能断定究竟有多少篇论文涉及猫腻。

  今年10月17日,韩国社会副总理兼教育部长官俞银惠在一份声明里宣布,迄今已经发现794篇大学论文把中学生列为共同作者,其中549篇经过重新审查,目前可确认有24篇的署名存在猫腻。调查仍在继续推进,预计涉案人员和论文数量还会上升。

  韩国知名公立理工类大学韩国科学技术院教授金素永接受《自然》期刊采访时说,已经发现的案件只是冰山之一角,恐怕还有更多案件会陆续曝光。她说:“根据我的印象,(把中学生虚假地列为论文共同作者的)做法比人们通常以为的数量还要多。”

  成均馆大学材料科研人员李昌具认为,韩国高校在录取时不应把中学生发表论文的数量视作衡量因素,以免出现录取不公的情形。

  李昌具毫不客气地指出,即使中学生以实习生身份参加过大学某个科研项目,那也是体验和观摩的程度更大,谈不上什么科研贡献,“就学术角度而言,中学生为某科研项目作出严肃贡献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反而成为某些权贵名流耍手腕给孩子开后门的机会。

  后续咋处理 舆论持续关注案件走向

  这一系列韩国科研论文让中学生挂名的事件,持续受到韩国舆论关注,后续如何处置尤其成为公众的关注重点。

  自2005年韩国“国宝级”科学家黄禹锡克隆研究造假丑闻曝光后,韩国社会对学术不端现象的关注日益加深。《韩国先驱报》评论道,近来曝光的学术论文虚假挂名现象更是激起全国民众愤慨,这类做法“无异于欺诈,极大地威胁了韩国高等学府,乃至整个教育体系的公正性”。

  颇为讽刺的是,韩国近年曝出贪腐丑闻的政要以及商界名流中,不少人牵涉升学舞弊指控,被舆论质疑以非法手段把子女送入名牌大学。

  以闹得沸沸扬扬的朴槿惠“亲信干政”案为例,该案主角崔顺实2015年把女儿郑有罗以马术特长生的名义,顺利送入韩国名校梨花女子大学。2016年年初,韩国媒体爆料,郑某利用虚假申报材料才被梨花女大录取,读大学后又频繁耍大牌,上课、考试均不见人影。韩国社会哗然,郑某最终被校方取消学籍,而梨花女大校长、招生处长均受牵连,遭到法律制裁。

  韩国总统文在寅任命的法务部长官曹国卷入多桩负面新闻,上任仅35天便负压辞职。曹国曾任总统府青瓦台民政首席秘书,8月被文在寅提名为法务部长官,9月9日正式上任,但他以及多名亲属被曝出丑闻,在争议声中不得不于10月14日辞职。

  其中一桩丑闻是,曹国女儿2008年作为高中生赴医学院实习两周,由此被列为一篇病理学论文的主要作者。她2010年被韩国顶尖的高丽大学录取,不少人认为那篇刊登于知名学术期刊的论文“功不可没”。同样蹊跷的是,她2016年至2018年就读釜山大学医学院期间两次不及格,却仍然获得奖学金。另外,曹国儿子报考过亚洲大学和忠北大学,也面临升学材料造假的质疑。

  值得注意的是,曹国是首尔大学法学教授出身,妻子郑敬心是东洋大学教授,在学术界均有影响力。这对夫妇目前接受检方调查,牵涉子女升学舞弊、违规运营私募基金等指控。

  韩国教育部介绍,关于给中学生虚假挂名的论文作假事件,对涉案大学教授的处置方式包括训诫、一年内限制参与国家科研任务、解职等;至于中学生,一旦证明相应论文的署名不符合实际情况,这些学生的大学录取书则将被吊销。

  韩国媒体报道,成均馆大学一名教授据信已因相关指控被校方开除,该校另一名教授则受到训诫处分。不过,面对媒体求证,该校尚未作出正面回应。

  韩国教育部门正在考虑,为杜绝论文虚假挂名乱象,今后可能要求论文署名必须注明作者的未成年身份,以便于相关学术审核。(特约记者 慕溪 || 责任编辑 赵国利)